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10-02-03

    闷的2次方 - [杂碎]

    昨晚和没见过面的许丁丁在MSN上聊天。

    我说我其实是个很闷的人。

    她说她也是。

    于是这两个很闷的人噼里啪啦地聊了好多……

     

    聊到如何处置那些不理我们的“名人”。

    明明见过面,但依然在网上假装不认识,爱理不理,或者干脆彻底对我们没印象的人。

    和所有正常人一样,我们当然都会感到一点难过。

    但我采取的办法是:很快就会自己帮他们找借口。

    许丁丁:怎么找?

    我:忙啊,不了解我啊,冷血啊,哈

    许丁丁:冷血也是借口啊?

    我:冷血不是借口,是鄙视他们,哈哈

    许丁丁:那接下来怎么对待他们?

    我:气过了就正常对待啊,又不是什么大事。

    ……

    许丁丁:不过谁不回我我都会难过,包括你要是不理我,我也会的。

    许丁丁:请千万不要感到压力,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

    我:……就当写了一封信出去吧,别着急,你看我,发了好多明信片出去都没人理,那我不得哭死?

     

    这个晚上,许丁丁心情不好。就像我前天一样。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把小宇宙扬起来,也不太高,但至少接近正常水准。

    经验是,低落是正常的,别问为什么,就像不会去问一个人类你为什么要吃饭。

    更让人安慰的经验是:每次低落过后,风景总会更好,就像自己是一棵树,又长高了一截。

     

    写到这里,抬头看窗外的树,那只啄木鸟又来了,勤勤恳恳,跟上班儿一样。

     

  • 2010-02-01

    人在草木间2.0 - [杂碎]

    今天下午,博客大巴又惊吓了我们。于是我终于想到再整一个窝点:

    http://xiaxiaocha.blog.163.com

    万一大巴哪天彻底完蛋了,或者只是我的耐心崩盘了而又正值话痨期,我就会过去写一写。

    请大家届时顺藤摸瓜,或者人猿泰山般滴晃过去~~相见欢。

    希望我用不上那个博客。

  • 2010-01-22

    进化 - [杂碎]

    不知道是大巴术后抽筋,还是巴巴变相册难得滴在抽筋,博客上的图片今天若隐若现,表见怪。

    我都快习惯了,最近上网越来越没快感。连气都生不起来。

    不如我们翻山越岭地见面吧,喜欢的话就拥抱,就亲吻,就傻笑;讨厌的话,就打一架好了。

    简单粗暴,干干净净,不纠结,不焦虑。不说话,就没有敏感词了。

    但内心前所未有地敏感着,于是进化出了会心电感应的新人类……

    呃,本来只想说第一句,结果弄出一篇科幻小说的雏形。

  • 2010-01-08

    测试 - [杂碎]

    翻墙看自己的博客。。。。。。。 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荒诞鸟。。。 测试能否更新。。。。。。。。。 订阅能否看到。。。。。。。。。 等。。。。。。。。。。。。。。
  • 2010-01-01

    新年快乐 - [杂碎]

    怎么就2010了?我给2009的总还没有结呢。

    过去很重要,未来更重要,现在最重要。

    无论怎样,先给大家道一声:新年好。

    希望大家都能在新的一年过得更好,更快乐。

    这种话总像是场面话,有点不习惯,但也只有趁这种时候说一下啦。

     

    记得1991年的时候,我跟一个发小在一起写作文,她很烦恼,说:

    “去年我写的是‘90年代第一个春天’,今年总不能写‘90年代第二个春天’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

    现在她倒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写“10年代第一个春天了”,如果她还需要写点什么的话。

    呃,我到底想说什么呢?我也不知道。跨年嘛,思维比较混乱是正常滴。

    反正,10年了——看上去怎么像公元10年呢——又一个新的十年。

     

    谢谢我的朋友们,希望我们相亲相爱到永远。

    谢谢我的家人,容忍我不走寻常路直到如此科幻的2010年了都。

    还有,谢谢你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几万次地来看我,虽然不算多,但很珍贵。

    暂时先这样吧。祝大家睡个好觉,做个美梦。

  • 2009-12-15

    年终敢想 - [杂碎]

    啊,又到鸟人们写年终感想滴季节~

    线索是,有人搜索“年终感想”这坨关键词,搜到鸟我滴博客上来。

    我写过吗?哦,在这里

    一定让你们失望鸟吧~

    来,我为你们重新闯作鸟一枚:

    你不在我的年终感想里面,你在我的命中敢想里面!

  • 2009-12-13

    Hello - [杂碎]

    我已经好了。但还是不能像以前一样写博客。

    这几天,对任何表达方式都失去兴趣。

    只喜欢看别人表达,一直在看书。

    博客这个东西,如果被看作是一本关于自己的书;

    那么真正的自己就是一整座图书馆。

  • 2009-12-10

    沉默 - [杂碎]

    当我长时间少言寡语的时候,请你们祝福我。

    因为那时我正在跟自己搏斗。

    我不喜欢倾述,不喜欢跟谁抱头痛哭,我喜欢自己搞定自己。

     

    沉默,有时候,就是飞速成长的声音。

  • 2009-12-09

    就发一张图 - [杂碎]

    不是我拍的

  • 2009-12-04

    淡蓝的光芒 - [杂碎]

    大概昨天凌晨那篇博客写得太HIGH了,最近都太HIGH了,所以今天终于情绪低落。

    很低落,以至于憋不住了,要来这里倾述一下。

    前段时间,有个正在焦虑的MM问我你怎么那么开心。我说,因为我只写开心的事啊。

    谁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呢?谁会一天到晚傻乐呢?只有傻子和疯子吧。

    我以前的博客不是这样的,以前什么都写,以至于有人投诉说我老写些忧伤的事情。

    后来我一听到忧伤这个词就发麻,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所以慢慢地我就只写开心的事了,这样等我老了回头看博客的时候,又会再次开心,又赚一笔,跟利息似的。

    那个MM还问我:怎么才能开心?我说:很简单啊,就是把不开心关掉,把开心打开。

    多么没心没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真理啊。

    但是,当今天我情绪低落,明知道开关在那里,我却没有伸手去执行。

    我发现,在鸡血汹涌了一段日子过后,我理当淡定地迎来此刻这样的状态:

    世界像静止了一样,发着淡蓝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