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我老了。”

    “我也老了。”

    “你想什么时候结婚?”

    “20几岁。”

    “……可你已经……”

    “是啊,晚了。”

    ……

    “明天有空吗?”

    “…………”

     

    我慢慢笑起来,前男友也笑起来。

    我们一起,为这迟到了太久,以至于已经失效的精彩对话,无奈地笑起来,

    笑得心领神会,笑得还挺真诚。

  • 不爱你的人说:

    看,长假她也不出去,混得好惨。

     

    爱你的人说:

    看,长假她也不出去,我还有机会。

     

    应该在乎谁呢?答应很明显吧。

  • 2010-09-06

    不忍了这次 - [生人之心]

    L:还没结婚吧?还不赶快。

    我:关你什么事?

    L:关心你一下,我儿子都快两岁了,呵呵。

    我:还没离婚吧?

    L:#¥!%·#¥%·#¥

  • 2010-01-03

    2009:活着 - [生人之心]

    本来想今晚总结一下我的2009的,但看了这个专题:

    你所未见的2009

    之后,觉得,自己那点小事,有什么好说的呢。

    今晚暴风雪,希望那些贫苦的人拥有温暖。

    那些不管际遇如何,都始终心怀勇气和希望的人,他们也温暖了我。

    他们说:“我们的原则就是,活着。”

  •   刚才看到一个真实的事情:

      一个女孩有很多爱好,喜欢唱歌、写作、画画等等,而他的男友看到她做这些事情总会在一旁奚落。于是女孩慢慢地就把这些爱好丢了,并且也慢慢地觉得自己不幸福。

      因为觉得不幸福,所以女孩一直把婚事拖下去。而这男人一边奚落女友,一边逼她跟他结婚。(喂,可以解释一下吗?)直到男友单方面向亲友宣布两人的婚事,女孩也一直忍着;直到有一天男友出手打她,她终于爆发了,在婚前一周,告知对方说不愿意结婚。大吵一架之后她被赶出了家门。

      后来她就一个人开始了新的生活。——看到这个结局很痛快。

      恋人之间彼此奚落(开玩笑的不算),我认为是很变态的事情。可是这种事情,却广泛存在于中国大地上。为此我一直想找到一个解释。这是一种精神病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病呢?你们声称相爱,却一有机会就把对方贬得一无是处,这不是抽自己耳光吗?

      过去国人习惯说“贱内”,是有谦虚的成分在,可是也不至于当着老婆的面跟外人说:“我老婆的脚可大了,还非要跟我到处走……我老婆的女红可差了,一点前途都没有……”当时明月在,整体环境都是比较谦逊的,那一声“贱内”也就不算什么。而现在,人们在外面能把自己扮成一个超人,却对最爱的人如此小肚鸡肠。

      如今谈什么相敬如宾可能有点极端和OUT了,但至少我认为恋人之间相互赞美的时间应该大大多于相互诋毁的时间——如果实在忍不住诋毁或者你们就以此为乐的话。

      现实中,每当我遇到这种变态关系的恋人,特别是他们当着我的面相互奚落的时候,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深深怀念冥王星。

  •   今晚和一个朋友吃饭,吃完我提议去看电影,电影院就在马路对面,几步路就到。一开始他犹豫不决,说不喜欢看电影。我也见过不喜欢看电影的,但没见过说得这么犹豫的。直到我们站在电影院门口,我感觉到好像真有一块无形的屏障把他和电影院隔离开来,始终不能靠近。

      我就追问,半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阴影?

      结果大出所料,果然有一道阴影,很大很大的,一道8年前的阴影。

      我们坐在电影院旁边,哈根达斯外面的台阶上,大风吹着,他跟我讲了那个8年前的故事,一段埋藏在心里的往事。过程和结局都不太美好的,说出来都不像是真的。

      是很隐私的事情,我不会具体写出来,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并且希望可能会来我的博客看到这些文字的他,不会因为我这样的复述再次变得不开心。(我相信你平常都是很好很强大很自恋很HAPPY的,所以我这么记录一下没有关系吧?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删了。)

      总之是非一般戏剧化,也非一般难过的一段往事。哪怕是隔了这么久,这个朋友语气平淡地说出来,而我作为一个听故事的人也会感到震惊。

      后来,他就再也没有进过任何电影院,8年来一次也没进过电影院!

      他说:“我不是个支持正版的人,都是看盗版的。”

      听完他的故事,我不再劝他陪我去看电影了。我们坐在马路边,对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聊了好一会儿,没头没续地又说了一些过去的事。风很大,有点冷,但我觉得他能对我说出来这件事情来这件事情本身,是让人温暖的。

      天气越来越冷,但我们看到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在慢慢变好,这大概是带进秋冬季最好的礼物。

      最后,我们的约定是:希望下周能一起走进电影院,看那部我一直想看的《飞屋环游记》。我莫名其妙地预感到这部电影可以治好他,至少是一个比较适合的尝试。看到海报之后他也这么觉得,约定就是他自己主动提议的,让我有点意外。真是一个好迹象。

      期待下周,我们能一起打破那道屏障。

      当然,如果到时候他还是没有准备好,我也不会勉强。没关系,相信时间会治疗一切。

      当然,要是一个人一辈子都不进电影院,也没什么要紧的,高兴就好。

  • 有这样一位长者:

    他常年去采摘树上那些丑陋的也许带毒的果子,递到大家面前,说,看,真相。

    这些果子堆积起来,久而久之容易让看到它们的人感到失望、怀疑、不满、愤怒、无奈、抑郁……

    很多人承受不了这么多的不良情绪,包括我也有一点。

    但他私下里对我说话的时候,对那些果子只字不提,只说:要快乐要开心,人生短暂。

    为此我想谢谢他。

  • 2009-07-08

    可不可以 - [生人之心]

    你可以再文艺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再悲伤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再幽默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再彪悍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再女人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再流氓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再顺从一点吗?可以的。

    你可以不做你自己吗?不可以。

  • 2009-06-21

    博客改名 - [生人之心]

    借着今天这个好日子,终于决定改了博客的名字。人在草木间,就是“茶”。

    虽然即将去一个节奏更快、压力更大的城市,但我希望自己可以忙里偷闲慢下来。

    我已经被成都的气息感染了。从刚回来的时候讨厌成都,到现在即将离开时,说挺喜欢成都。

    两年的变化,还是挺大的。我喜欢这个变化。

    即使又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但我已经沾染了它的气息,并愿意把它带到别处。

    走之前做的最后一篇稿子,尽然也是关于茶的。很巧吧。

    人在草木间,其实就是人在天地间,别忘了我们的来处,才会更清楚我们要去哪里。

  • 谢谢妈妈和爸爸。谢谢我的好朋友们。

    我的生日愿望是:不管时间、空间走到哪里,都要快乐,有自娱自乐和让别人快乐的能力。

    祝自己生日快乐。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