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华丽丽的噩梦。梦见世界即将遭受很大的洪灾,但又不至于像《2012》里那么彻底。

     

    人们到处寻找避难场所,在一条有斜坡的大路上,我看到一队穿着表演服饰的人,领头的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他打扮得像一个日本传统艺人,一身白衫,头上绑着带子,手里举着一面江湖郎中般的旗子,也是白色的。他一边走一边跳舞,完全沉浸其中。

     

    他的身后,有男有女,男的打扮得跟他差不多,只是没他那么隆重;女的裙子很好看,大摆黑色连衣裙,胸前是暗红、浅红和灰色的三道横杠。我仔细地看了又看,还在想,要是我穿上效果也一定不错。(这都什么时候了呀……)

     

    我跟着一群人走了一段路,爬了一座山,整座山都在脚下颤抖,似乎随时会土崩瓦解。终于来到了我们选择的避难所:一艘海盗船!游乐园里的那种!(平常我最怕坐海盗船了……)人很多,需要排队,排队的时候我还在跟身边的同事蚂蚁聊天。(她昨天刚办完离职手续……)

     

    慢慢地轮到我们的时候,登船的又只有我们几个人了。一艘很大的海盗船,才坐上去四、五个人,四周感觉空空荡荡的。我特地选了船身中间的位置,因为知道海盗船最恐怖的是船头。(现实中,我哥曾经以暴力方式把我困在海盗船的船头,后来吓得我都快哭了)

     

    让我意外的是,本来以为蚂蚁会和我坐在同一个座位(一个座位可以坐两个人),但她却坐到了旁边一个座位上,我转头惊讶地看着她——那是多么需要挤在一起营造安全感的时候啊——但她却面无表情。

    海盗船即将启动,我一下子就醒了,貌似是吓醒的。。。

  • 2009-12-22

    - [片段]

    一只像鸽子那么大的鸟(注意不是鸽子)朝我走近,只有几米远,这种事总让我高兴。

     

  • 2009-12-15

    年终敢想 - [杂碎]

    啊,又到鸟人们写年终感想滴季节~

    线索是,有人搜索“年终感想”这坨关键词,搜到鸟我滴博客上来。

    我写过吗?哦,在这里

    一定让你们失望鸟吧~

    来,我为你们重新闯作鸟一枚:

    你不在我的年终感想里面,你在我的命中敢想里面!

  • 2009-12-15

    情话 007 - [片段]

    我想为你写一首诗

    但那些字和词

    被北风刮到了南极

    被冬天寄给了夏天

     

  • 2009-12-13

    Hello - [杂碎]

    我已经好了。但还是不能像以前一样写博客。

    这几天,对任何表达方式都失去兴趣。

    只喜欢看别人表达,一直在看书。

    博客这个东西,如果被看作是一本关于自己的书;

    那么真正的自己就是一整座图书馆。

  • 2009-12-10

    沉默 - [杂碎]

    当我长时间少言寡语的时候,请你们祝福我。

    因为那时我正在跟自己搏斗。

    我不喜欢倾述,不喜欢跟谁抱头痛哭,我喜欢自己搞定自己。

     

    沉默,有时候,就是飞速成长的声音。

  • 2009-12-09

    就发一张图 - [杂碎]

    不是我拍的

  • 2009-12-06

    变形记 - [片段]

    各种情感爬满我的身体

    我说不出话

    于是

    我变成了一个诗人

  • 2009-12-05

    人人都爱广角镜 - [映象]

    今天我买了一个史上最耐用的广角镜——

     

     

     

    其实——

     

    哈哈

     

    下面就是用这款伟大的广角镜炖出来滴冬瓜排骨汤~

  • 2009-12-04

    淡蓝的光芒 - [杂碎]

    大概昨天凌晨那篇博客写得太HIGH了,最近都太HIGH了,所以今天终于情绪低落。

    很低落,以至于憋不住了,要来这里倾述一下。

    前段时间,有个正在焦虑的MM问我你怎么那么开心。我说,因为我只写开心的事啊。

    谁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呢?谁会一天到晚傻乐呢?只有傻子和疯子吧。

    我以前的博客不是这样的,以前什么都写,以至于有人投诉说我老写些忧伤的事情。

    后来我一听到忧伤这个词就发麻,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所以慢慢地我就只写开心的事了,这样等我老了回头看博客的时候,又会再次开心,又赚一笔,跟利息似的。

    那个MM还问我:怎么才能开心?我说:很简单啊,就是把不开心关掉,把开心打开。

    多么没心没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真理啊。

    但是,当今天我情绪低落,明知道开关在那里,我却没有伸手去执行。

    我发现,在鸡血汹涌了一段日子过后,我理当淡定地迎来此刻这样的状态:

    世界像静止了一样,发着淡蓝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