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08-11-06

    新旧交替时期的内心戏 - [玩乐]

    从一本忧国忧民的杂志,到一本吃喝玩乐的副刊,我正遭遇一场华丽的落差,它像一个不大不小的龙卷风。

     

    倒不是说忧国忧民就必定胜过吃喝玩乐。作为工作,只是社会分工不同而已;作为生活,其实多数的冥冥大众只关心吃喝玩乐,特别是在成都这个地方。

     

    说是这么说,可是当我看到新同事拿着嘉士伯的充气棒,一个名曰倚天剑,一个名曰屠龙刀,连续两天在办公室里“决斗”的时候,难免会体会到这种落差。

     

    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是新鲜的。我想它也是好的,是又一次进化。曾经习得的东西,就算没有了直接的实用价值,但也会存在身体里不会改变,并让今天和明天的自己变得不一样,变得更好。

     

    其实,新环境里的再多新花样我都不会意外,甚至有些期待。自己都不会玩的人,怎么告诉别人怎么玩呢?新同事也很可爱,天差地别的杂志当然该有天差地别的人。

     

    我这是在说服自己吗?应该不算,自言自语罢了。

     

    这几天因为工作会一直泡在宽窄巷子。今天在“白夜”见了很多本地金光闪闪的文艺界名人,并做了洁尘一个台湾专访的群众演员——拍摄方想拍下她和朋友们聚会闲聊的真实情景,叫我们当他们不存在就好了,但不准抽烟。。。我一直想告诉洁尘,我就是那个你博客上链接过的某某某呀,可是一直木有机会。。。

    分享到:

    评论

  • 看上去很是好耍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