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08-11-08

    “为了国家利益” - [宅·猫]

      昨晚在外面采访的时候,爸爸打来电话,让我帮他翻译一段提要。他花了很多心血写出来的一篇论文终于被《医学与哲学》杂志相中了。不到两百字的提要,很多专业术语,昨天半夜让我脑袋大了两个小时。今天下午爸爸特地过来给我送一本巨大的《汉英英汉中医大辞典》。这是爸爸第一次来我的住处,对的,是第一次,不管我曾经住过多少地方,这是他第一次来“我家”。

      我刚做完高文安先生的电话采访,放下电话不到一分钟,爸爸的电话就来了,已到了楼下。给他开门的时候,我又正在接高先生助理的电话,一边请爸爸进来,一边抓着夏小超防止它跑出去,一边说着电话,一心三用得心跳加速。

      爸爸坐在沙发上,给我看杂志寄来的用稿通知和要求,跟我说这个稿子发表的曲折过程。因为稿子寄出去等了好几个月都没有消息,就要放弃的时候,爸爸抱着最后的希望写了一封很短的信,又附了另外两篇相关的稿子当作佐证或说诱饵(他的所有存稿多到可以出几本书)。爸爸特地给我一字一句地念了那封信,其中有半句给我特别深的印象:“为了国家利益……”

      爸爸的研究太专业了,我听他说了很多次还是糊里糊涂的,但有一点明白了,那就是他基本上在颠覆传统中医的理论——仅凭这一点,就知道发表有多难。然而他并非是在贬损中医,相反是为了让它变得更好——这是爸爸不管遭到多少拒绝都一直坚持不懈的根本。

      我作为一个彻底的外行并父亲的女儿,在帮过的为数不多的忙中,也遇到了不少的阻碍。含蓄点的,资料给过去以后石沉大海,最多一声“抱歉,不适合我们”;张狂点的,会仅凭我的几句外行话,马上就对父亲的理论抱以嘲笑。这时候我多少也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父亲所挑战的对象有多么大的势力。而我这个外行,不能对到底孰是孰非发表意见,我只知道,一言堂是坏的,百家争鸣是好的。所以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终归是乐意并支持父亲的。

      爸爸一进门,夏小超就立在沙发上精神抖擞地呈戒备状,后来亦躲了很久才出来,聚精会神地研究着它第一次见面的外公,过了一会儿就开始在地板上磨皮擦痒地打滚、现宝。爸爸居然还会乐于去逗它,用一个夹子去骗人家那是鱼……我注意到这次夏小超的表现跟往常见到陌生人的时候有些不一样。后来发现,也许是因为爸爸的发型和它的“发型”很相像:都是满头白发,只在正中间夹杂着一点点黑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个梦 2008-11-08

    评论

  • 为了追求真理不是更确切么?
    回复数卷残编说:
    现在我国的中医进出口是逆差,若能以微薄之力,为这个更“低级”一点的经济问题找到解决之道,也值得庆贺了。
    2008-11-08 20:0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