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08-11-20

    Farewell - [宅·猫]

    刚才洗完澡,我摘下了手上戴了三年半没有摘过的玉镯。

    前几天手腕上被烟烫了一个泡,又在某一天的夜里,因为痒,我把它抓破了,至今还没长好,隐隐地疼,就像有一颗小心脏在那里跳。

    洗澡的时候,我看到那个红色的新疤被水泡得发白,周围一圈淡红,像一个太阳。

    所以终于想起来应该把手镯摘掉。我已经完全忘记这个手镯了,它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手镯很小,摘下来很费劲,本来可以借助香皂或者薄的塑料袋,但我懒得动,一想起来,就站在原地咬咬牙摘下来了。

    已经摘下来了,我想,可能早就该摘下来了。可能再也不会戴它了。

    左手手腕现在好像少了一块肉,瘦了一大圈,像纤细的树枝在半空中光溜溜地支愣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