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08-12-19

    路漫漫其修远兮 - [笔记]

      离开《国家历史》杂志之后,《国家历史》的主编唐老师有次遇到我的大学同学嫦娥,跟她说,我是“为了追求新闻事业的理想”而辞去《国家历史》品牌推广工作的。嫦娥后来在网上跟我转述,我错愕之余,说:“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嫦娥大笑。

      辞职的时候我确实是说,我不喜欢也不适合做这个品牌推广经理,我还是想做回编辑记者。但天知道,现在这本《Vista看天下》的《成都消费快递》,真的完全就是在做消费资讯,哪里有值得推荐的吃喝玩乐什么的……跟通常所谓的“新闻理想”几乎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虽然广义上说,大概也可以算是生活类新闻的一部分。但,真扛不起也不敢扛起那么伟岸的旗帜来。显然知道真相的唐老师是在调侃咱了。

      今天无意中看到安替的北京大学演讲,没想到那么长也看完了,并转载了过来。这段演讲粗略一看就让我想起了上面那段插曲——要不要研究一下“新闻事业”呢?自己做了晚饭,吃完了,洗了碗,看了两集《阿信》(天哪我还没看完),然后终于静下来看这篇演讲。开始还以为像新闻教科书一样干瘪枯燥的东西——原谅我的无知吧——没想到这一看,还真是看进去了,而且越看越来劲。

      我不想重复安替的观点了,我也没有那个能耐添油加醋地发表这种高端话题的意见。看完我问某资深围观群众:“安替如何?”他说:“指哪方面?”我说:“他的观点。”他告诉我,这是一位较温和的右派。“是的,他的观点和我观点接近,他也是基督徒。”“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吧,安替有可能成为我们这一代媒体人的精神导师。”“不过也有很多人对他的这些东西并不感冒,中国有中国的现实,不能完完全全照搬新闻专业主义。”我说他不是吧。资深围观群众又说:“他不是,不过也有点那倾向,所以只能在体制外生存。”

      资深围观群众继续说:“未来的媒体从业者确实会面临洗牌的,有大批人会不适应竞争。”“我们都好好学习,做好准备吧。”我说:“期待那一天的到来。”然后聊天暂停了五分钟,资深围观群众突然丢来一句:“有个MM单独找我出去耍。”我很崩溃。

      后来发现转载过来的内容里,有个如果一切河蟹的话就不该被河蟹的词被河蟹了(这话真拗口)。看来资深围观群众果然不我欺,安替老师是在体制外。我的博客第一次遭遇了河蟹,我很不高兴,不干,回头就去修改了,加了几个梦幻的小点点,就顺利显示出来了。看来没望成为博客大巴的优秀乘客了——看我就这点理想。

      并且,正好,今天中午和傍晚的上下班期间,踏着薄薄的阳光,我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过来这边做了三期杂志了,半月刊、追求资讯丰富详尽又采编一体的疯狂,让我几次都想到这个问题,在今天一直没化开的雾气里,仿佛终于想清楚了。那就是:我真像一个全能剧组啊——

      报选题——立意、筛选

      完善选题——编剧

      寻找采访对象——找演员、做公关

      采访、拍摄——我是导演兼编剧,摄影师是摄像

      排版——美编是后期制作;我还是导演兼编剧,有时候帮忙打打杂比如加班订餐什么的,又很像剧务。

      校对——这在剧组该叫什么?还是导演的事吧?监制?后期?

      把印出来的杂志递给采访过的人或合作过的公司——又是发行和公关了。

      最后,更多的人就看到杂志啦——影片上映!可是可是,怎么没有首映礼啊?!囧

      所以呢,看到安替说,“我们基本上是一个资源公司,是一个公关公司,是一个销售团队”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意外,我还想加上一条“是一个电影公司”。唔,咱们专拍纪录片就对了!安替老师还说:“有空的话大家还可以业余从事一下比如商业活动。”看到这里,我在心里告诉他:我已经从事过了,嘿嘿,以前做市场、广告、品牌推广也算吧?古人曾经曰过,一切什么什么都是相通的。今日感叹,诚不我欺。

      古人亦曾经曰过:“路漫漫其修远兮……”

    分享到:

    评论

  • 你为什么不是在《国家地理》?
    回复kakalo说:
    你为什么不在中南海?
    2008-12-21 16:44:34
  • 1、从你跳跃的叙述,较平常略显感性的文字,对事物积极的态度,以及不乏幽默的自嘲来看。你今晚很兴奋,特别兴奋。
    2、我相信任何一个尚有理念和追求的青年媒体人,都会从安替的文章中得到很多鼓舞和启发。如果你看了这样的文字有所触动,恭喜你,你还年轻,你还在憧憬,你的心中鸡血燃烧,你的未来不是梦。
    3、补充一下我的观点,说安替是温和右派,指的是在中国的语境下,那是相当的温和。如果在西方的语境下,很难说安替老师是左还是右。
    4、看到你对自己的工作的描述,再次说一声羡慕。多锻炼人啊。而我还在文字民工初级阶段。
    5、其实我所见的多数媒体,更像是一个皮包公司、诈骗团伙、传销组织。他们不需要靠卖产品赚钱,他们靠这个体制赚钱。当然,也有部分媒体像邪教组织,在此按下不表。
    6、我一直觉得,做杂志是一个完完全全自我实现的过程,全程参与才更有快感。如果我是主编,我不会需要那些只愿意参与某一个小环节的员工,做杂志不仅仅是一份职业。
    7、安替还说过:早睡早起身体好,你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