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3595-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09-02-02

    善良的猫咪和猥琐的我们 - [宅·猫]

    小超以超人般的速度好转并原谅了我。早上和中午都趴在我肚子上乖乖的。下午我哥在QQ上向我汇报说,那家伙已经完全恢复了曾经的习性:上窜下跳、咬人、抓沙发、去厕所喝水(囧)、打翻水桶……下午我哥出门,回家后到处找小超,后来发现它在衣柜顶上盯着他……

     

    因为昭然若揭的原因,昨晚我加紧时间看完了《特别的猫》。看到最后几页,看到莱辛对于自己给猫做了去势手术而后悔……我怎么不早点看完这本书呢!

     

    莱辛还说到一个一贯思维严密的科学家,却对它的猫有超乎逻辑的情感,认为他的猫每天都会等他下班。莱辛说事实上“猫是活在当下的”。对啊,难怪我这么喜欢猫。我对它做了这么坏的事,它不是原谅(forgive)了我,而是忘(forget)了,或者说选择了遗忘。这何尝不能说是一种极致的善良?

     

    刚才跟Lalla聊起来,他说:“这个世界上谁都一样,哪个物种也一样,活着,便会有得有失。”又说:“过去的事情不可能不留一丝痕迹,但却可以成为未来的某一部分。谁都一样。希望小超能明白这个道理,回头我有空了就托梦给他吧,你不要再自责了。”

    我说小超昨晚和今天早上已经像往常那样对我了。

    Lalla说:“猫咪就是这样,和那时的老百姓一样,无论曾经怎么对待他,只要偶尔的一个善意,便足以让他感动。我喜欢这份善良。”。

    我:“是啊,它太不记仇了,显得我更加猥琐。”

    Lalla:“不能和猫咪比善良,你们活在不同的世界里。我们的世界原本就比他们的猥琐。但是你可以和我比谁更猥琐,因为我们是在同一个世界里的。”

    我:“。。。。。。”

    Lalla:“为了安慰你,今夜我便去做更加猥琐的事情。”

    我:“。。。。。。。。。。。。。。”

    我:“你要去干什么?”

    Lalla:“我筹划一下,明天向你汇报,保证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哈哈。靠~比猥琐,我还没有留到对手呢。”

    我:“。。。。。。。。。。。。。。。。。。。。。。。。。。”

     

    分享到:

    评论

  • 呃,我从小就受不得别人夸,为人太轻浮……………………
    以后改,开始简约版…………
  • 嗨嗨,其实这个事没什么非要有个定论不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和看法,这很正常。所以,才会出现我们会相互认为对方逻辑有问题,求同存异呗。
    我只是觉得,如果为了去认同善良而忽略具体的环境,那样的善良很难说是个什么结果。理想化的人其实活得很实际,偏差只是出现在个体之间,而不是某个个体本身,比如我,你,又或其他的哪个人。
    出现在过去老百姓身上的那些行为,你可以说那是愚蠢,愚昧,乃至无知,但是我想包括我,或者是你并没有那样的实际经历,当实际地面临那样一些问题的时候,恐怕不是单纯靠思想就能决定一个人的行为的。就好象看《红与黑》,有人能看到真挚的爱情,也有人能看到无聊的猥琐。我们民族的一些基本的东西,在这个问题上,儒家的一些思想,在那个时代里,对统治者和对底层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并没有因为存在在同一个时间,地点,就有多少共同性。不过有一点,我想我可以明确,那就是如果不是一个善良的人,那么他也无法做到你说的那些愚蠢,无知和奴性,其实,对于已经成为历史的事情,后人无论怎么说,都是有道理的,但无论怎么说,都无法代表当时的他们的想法,也许,他们即不愚昧,也不善良,呵呵。
    至于猫的善良,我只想说一句,有人愿意把它当朋友,也有人只是把它当一个活宠,同样的,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至于关于博主的悔意,不便多说,但就单纯的行为来说,一个做了错事的人如果可以靠他的悔意就可以证明自己的不猥琐,我是不认同的。我承认有些时候是这样,但还有很多时候并非如此,那要看什么样的具体环境能激发出他自己的人性。说到这里,我想我需要澄清一些事情,我说的善良,不是单纯的人类的善良,如果单纯地从自身所处的群体出发,那和那个时代的统治者并无二样,这样的善良即便存在,也无非是个自私的产物,工具的意义只是在于完成他自身的使命,而与他为什么要存在,并无关联。
    心有忏悔之意,与是否善良,本身就是不搭边的事,我无意冒犯这位仁兄,嘻嘻。但是你把伟大与高贵定义地太局促了,那不是伟大,那只是某些个体在努力让自己变得不猥琐,或者说,需要自己或者别人认为自己不猥琐罢了,一颗高贵的心并非应该永远诞生在罪恶与悔恨之后,如果是那样,属于这个群体的善良也就太不值地追求了。
    其实我想,博主只所以会用猥琐这个词,初衷并无太严肃的自责之意,很多东西一笑而过便好,话说得有点多,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回复Lalla说:
    你们最近在比拼谁的留言字数多么?严重表扬。虽然我已经看晕了。不过,赖捷和你的论点我都想到过,嘿嘿。
    2009-02-04 20:25:06
  • “猫咪就是这样,和那时的老百姓一样,无论曾经怎么对待他,只要偶尔的一个善意,便足以让他感动。我喜欢这份善良。”

    如果是人,我觉得那是愚蠢、无知、奴性,不是善良;如果是猫,那是他的习性,和善良关系也不大。

    小茶还有那么多的悔意,足以证明你并不猥琐。猫的忘记和原谅,和善良无关,至少不是人类意义上的“善良”;但你的“无法忘记”,却绝对和善良有关。

    人类是很猥琐,但也有一些人试图去活得不那么猥琐,很多人还能意识到自己很猥琐,这还不够伟大、高贵的?
    回复赖捷说:
    嘿嘿,我知道这里有一些逻辑上的问题,但我愿意这么说。“超乎逻辑的情感”。:)
    2009-02-03 17:00:43
  • ^^没想到,现在的我,善良的我,已然是猥琐不起来了,我好伤心,以后遇到坏人我还如何防身…………菩萨,救我………………
    回复Lalla说:
    善哉善哉~
    2009-02-03 14:15:18
  • 的确是善良的猫和猥琐的我们。